記得高中時最好的國中時期同學去逝,我一個人呆呆的站在黑鴨鴨的海岸上發呆;帶著一手啤酒、兩包白長。
志明~當你前一天打電話給我要去走走,那時我們都沒想到第二天再聽到你的消息是天人永隔。或許你是想道別的
你離開的原因;我不知道。我一直在逃避著,不願接受這樣的事實。
   國中畢業後我決心逃家時去找你,當時你人在台南市;租著一間房間借我住,而你跑去上班;一早你和我抽著苦苦的煙聊到半夜。
當晚再騎著車回家~那條不歸路只是當下避了開來,雖然曲折之後沒能逃得了。

願你在天國安息~~

  這次是第二次了~ 

信銘~大專三年。結婚時你是伴郎之一,一群人走走晃晃都有你。你從沒缺席,而你在人生的旅途未到終點前提早下車。
看到新聞時的震驚、確認前的焦急,大伙把能想的法子都用光了。最後傳來的消息卻是大家都不願面對的,多希望你人正在大陸
新聞上的名字只是巧合。

大姊、小叮噹、小杜、士宏、雅雁、家家、富勇、和我。
現在只能用自已想得到的方式為你送行,我們都用真心送你這最後的一程。好走~記得投胎再續前緣~
我不會哭,因為不想讓你在今生之下還多了我們的掛念。
只要我還活著,沒有失去記憶~你就不會在我腦海中消失。我用這樣的方式紀念你。希望我們來生、或是到時在另一個界世遊歷(記得要先打聽好哪好玩喔) 

創作者介紹

摩修羅家不負責週記

好小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