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年~我們十八歲,稚嫩的臉上閃耀著青春的色彩,勇者無懼的樣子。
在那樣的情況下,我們上了台北(建教合作)那個地方雖然不是我第一個工作的地方。
但卻是第二個學校了;記得父親當時沈著臉對我說「這是你第二個學校了,認真讀書;不要沒事做一堆事讓你媽煩心。」
我知道,前三個月在學校念書;後三個月在台北工作,對我來說己經不是第一次了。
而一週的工作煩悶,對我們來說;週六晚上和週日一整天的時間就是我們這群離家遊子放鬆的時間。
而這個時候(舍監說的話傳到同學之間)週六及週日都得要待在宿舍裡不準出門,以免台北的花花世界影響了同學。
哇咧~有沒有搞錯丫
我不是第一次上台北建教合作耶~沒事就公告禁足學生;怎麼樣都會覺得我們這群學生;活像是現在的泰勞吧。
是怕放我們出去發生事情學校要擔責任!還是覺得我們只是一群會惹事的小孩子?
那還得了......一定要找舍監說個明白....


那件事情後來所面臨的結果就是...我不能再北上工作...得回南部讀書...外加兩個大過兩個小過兩個警告 很好。再出錯一次可以滿犯畢業了。
回南部後,總是要能夠自給自足丫,不然怎麼生活?還好當時有打工的機會,那就是『西餐廳』。沒錯!
當然剛進去時我是去應徵吧台的~沒法子.沒缺。好!剛走出門的我,看到看板上應徵服務生;轉身再走進去。這次換工作職稱(厚臉皮咩)
應徵官問我:你不是剛剛出去? 對!我剛出去,但我看到有別的項目;所以我就又走進來了。
你很想要這個工作嗎?對,我很想工作。(於是我就這樣錄取了)
而這的人都很好,大多也是工讀生;在這我也認識了很多好朋友,不管同校或是不同校的都有;也有交了就深交一輩子的好朋友。
也是教我咖啡的師兄。
後來一不小心就進了吧台(原因是我本來進公司應徵時就是去應徵吧台,只是當時剛好沒缺了)
網路上很多人說咖啡不用學,是的。咖啡不用學,但真的要人家教導,你才會突飛猛進。
咖啡 一開始學的是 虹吸式 再來學滴漏 後來學義式和摩卡 覺得各家都有不錯的方式留下咖啡原味和細緻。
慢慢玩吧~還有很多東西可以一步一步的來呢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好小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